当前位置:首页 >刘思伟 >加拿大人从小就准备“应急包”

加拿大人从小就准备“应急包”

这只能说明这些所谓“大专家”僵化,还沉溺在狭小的自我天地中,不甚明了政策研究的目的何在。

2.6 智库影响力问题智库影响力包括决策影响力、学术影响力、媒体影响力、社会影响力、国际影响力。其中智库对公共决策的影响力,是智库建设的一个重要目标。

加拿大人从小就准备“应急包”

通过内部材料或送阅件影响决策,是实现智库影响决策的重要形式,因此决策者的批示又成为评价智库影响力的指标。如何看待决策者批示,一些人认为这是“唯马首是瞻”,缺乏“独立性”。这个问题或者是对于智库的定位认识模糊,或者是对于智库与党政决策者关系认识上存在扭曲,有意把智库与决策者对立了起来。

加拿大人从小就准备“应急包”

批示率问题实际上是智库发挥作用途径以及发挥作用机制的问题,是智库沟通渠道建设的问题。首先智库工作要影响决策,智库成果要报送给决策者。

加拿大人从小就准备“应急包”

决策者了解不了解,批示不批示就是一个标志。

如果不送给决策者,你的意见再完美,如不能影响决策者也无济于事。中国古代决策咨询制度:历史沿革、发展特征与现代启示。

江苏行政学院学报,2013 ,(4):84-90。8、王佩亨,李国强:海外智库-世界主要国家智库考察报告,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,2014年1月。

9、李国强:对“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”的认识和探索,《中国行政管理》2014年第5期(2014年05月8日)。[中图分类号]C932[文献标识码]A[文章编号]1006-0863(2014)05-0016-04。

(责任编辑:羽泉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